欢迎光临佳品微商货源网!

跨境电商资讯:“注重用户体验” “优先本地化

来源:未知      热度:      时间:2021-08-24 14:40
 
跨境电商资讯:“注重用户体验” “优先本地化运营” 在2021年,Grab有两个重要的动作(事件)值得注重。一个是:Grab本年准备上市;另一个是:Grab在8月初发布了公司2021年榜首季度的财报。
 
• 2021年4月,Grab就曾宣告将通过与名为Altimeter Growth Corp (AGC)的SPAC(特别意图收购公司)以4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 • 2021年8月,Grab发布2021年榜首季度财报,榜首季度调整后净销售额达到 5.0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加 39%。
 
关于上市,本年6月,东南亚网约车渠道Grab创始人兼CEO陈炳耀对外表示:“Grab的上市将延期到本年的第四季度”。现在,Garb正在进行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SEC)要求的企业财报审计工作。
 
而关于这次Grab发布的本年榜首季度的财报,其间的跨境电商运营亮点为:产品总值 (GMV) 、调整后净销售额、调整后的EBITDA、每个月买卖用户(MTU)的GMV,均实现微弱增加。
 
到2021年3月31日,Grab拥有49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比到2020年12月31日的35亿美元增加了14亿美元。其增加部分,更多的也是得益于Grab的其他细分事务。
 
2
 
从2012到2021,追溯到Grab刚创立的时期,起因是Grab创始人陈炳耀抱怨马来西亚的乱七八糟的交通问题,便和同在哈佛的校友陈慧玲创立了Grab的前身“MyTeksi”。
 
直到现在,咱们都能在Grab的官方网站看到:“为什么咱们不能有更安全的叫车方式?为什么咱们不能给司机更好的工作条件?怎么让咱们的日子愈加便捷?”这些发人深醒的问题及答案。
 
• 击碎拦路虎
 
2012年,出生在马来西亚豪门的陈炳耀与另一位哈佛大学毕业生陈慧玲在马来西亚推出了“My Teksi”应用程序,第二年扩展为GrabTaxi。
 
早在2011年,在My Teksi开端兴办的雏形阶段,那时,马来西亚许多司机还买不起手机,而这些人也根本不熟悉My Teksi运营操作,甚至那些有手机的司机,还不懂得怎样下载软件。相反,他们极度依靠调度员的电话组织,来为他们匹配客户。
 
 
 
依照这样的形式和逻辑,在东南亚的每个 公司首先触摸当地现有的租借车司机,并为其客户创立一个足够大的司机网络。至此开端,缺少司机这块“拦路虎”,便被渐渐击碎。
 
• 注重体会感
 
在与司机触摸的进程当中,公司的运营团队,能直接收集到外界反应的许多问题,为了应用程序有更好的用户体会,前期的Grab团队还为此开了无数次的会议。
 
而在这些会议当中,团队收集到的一切问题被逐个处理,这些问题根本都围绕着用户体会这块,比如:行车道路及接送点定位不够精确、司机单量分配不均、用户等待时刻过长等问题。
 
其间,前期My Teksi刚推出,由于极度的缺少司机,这导致渠道供需严峻失衡,因而,公司团队甚至去打电话给没有分配到司机的用户抱歉,并许诺用户会必定做出改善。
 
几个月后,也便是2012年10月,前期的Grab推出了第二个版本的应用程序,并将一切的问题都进行了优化,也正是因而,更多的用户才被留了下来。
 
• 优先本地化
 
关于坚持本地化,陈炳耀从前对外界表示道:“咱们所做的每件事都要有高度本地化的特征,要永远比竞赛对手更了解客户,这是赢得客户认可的关键”。
 
2013年,当GrabTaxi在菲律宾这个国家推广时,遇到了一个难题,由于当时菲律宾租借车队的老板,是该区域最大的军火商,很少人能与之会晤,而这个合作大门,正是由Grab前期在当地的合作伙伴敲开。
 
那时起,这一现象就愈加坚定了前期Grab的运营策略,公司决议,往后在向东南亚其他国家扩张的进程中,必定要优先考虑当地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直接空降人员进行事务管理。
 
只需有可能,公司就会在当地雇用该国的员工,并结合当地国家/区域的专业知识进行员工培训。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总部会派人在当地设立新的分支机构,并尽快找到当地的员工来领导新事务。
 
3
 
跟着时刻不断的推移,不仅仅是租借车司机,越来越多的私家车司机也开端加入Grab,同时,跟着事务的深入,也让Grab扩展出了许多的事务形式。
 
2016年1月,在新加坡,Grab官方对外宣告,不论是最开端的运用的MyTeksi,还是半途运用的GrabTaxi,即将悉数一致改名为Grab,事务也将分为几个部分。
 
如:租借车事务(GrabTaxi)、外卖事务(Grab Food)、私家车服务(GrabCar)、摩托租借车(GrabBike)、社交拼车(GrabHitch) 、最后一英里交付(GrabExpress)以及移动付出服务(GrabFinancial Services Asia)。
 
关于展开摩托租借车(GrabBike)这块的事务,是针对在东南亚很多城市上下班交通拥堵这个问题,在印尼雅加达、越南胡志明等城市,Grab都有这项服务。
 
Grab不断拓宽的事务线,满意了多样化的用户需求,加上自身注重用户体会、优先本地化的运营策略,便让其在激烈的竞赛环境中脱颖而出。
 
• 跨境电商兼并Uber事务
 
2018年3月,Grab宣告将收购Uber在东南亚的一切财物,并购Uber在东南亚的一切事务,兼并之后,Uber将获得Grab相应的股份。
 
Grab可以获得Uber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的一切财物以及事务的控制权,其间还包括UberEats。
 
在东南亚,Grab显然比Uber更熟悉当地商场。与其无休止的烧钱进行商业竞赛,还不如和气一家同享商场红利。关于这次收购行为,陈炳耀说道:“Grab将成为渠道运营和本钱效率方面的领导者,咱们能更好地履行为客户供给的许诺”。
 
• 与Gojek的对比
 
先看看数据:依据SimilarWeb的数据统计,2021年7月,Grab在桌面和移动网络上的访问量为12.71M;Gojek在桌面和移动网络上的访问量为3.15M。从访问量来看,这两家公司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据墨腾创投的外卖商场陈述,2020年在印度尼西亚,这儿外卖的商场份额根本被Grab和Gojek两家公司牢牢占有,Grab为53%,Gojek为47%。而纵观整个东南亚的外卖商场,Grab又甩了Gojek好几条街。
 
再看看事务:现在,Grab的事务现已浸透到了东南亚的8个国家,而GrabFood(Grab外卖)在泰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马来商场的商场份额都位列榜首,在越南位列第二。而Gojek的外卖事务,仅出现在印尼、泰国以及越南。
 
在金融版块,Grab拥有东南亚六个最大商场的付出车牌,而Gojek仅仅在印尼和菲律拥有付出车牌。金融是Grab、Gojek的事务线之一,而付出车牌的数量,也能够很好的证明这两家公司的实力。
 
其实,Grab与Gojek相比,在软件应用功用、差异化APP、用户体会、定位精确性、电商运营社交新零售 司机全线运作的SOP流程、用户与司机福利等方面,根本都优于Gojek。整体来看,Grab和Gojek根本事务形式相似,但Grab根本都能做好,而Gojek能做好的则不多。